KQES華語公共廣播電台 | 101.9FM | Tel: 888-368-4898
      線上收聽

【本週頭條】 西雅圖市議會討論貧困抗辯法案

本週頭條
本週頭條
【本週頭條】 西雅圖市議會討論貧困抗辯法案
/

近日,西雅圖市議會討論在該市法律中增加一款貧困抗辯權(Poverty Excuse)的法條。增加貧困抗辯權是由西雅圖市激進社會主義者、左派議員麗莎·赫爾博爾德(Lisa Herbold)和金郡公共防衛署(Department of Public Defense)主任安妮塔·坎德瓦爾(Anita Khandelwal)共同提出的。

什麼是貧困抗辯權呢?那就是,只要犯罪人是貧困者,或是為了滿足眼前和基本的生活需要,或是無需任何醫療證明只要表現出毒癮症狀,或是精神障礙者,西雅圖法庭就可以原諒和駁回他們在西雅圖犯下的幾乎所有的輕罪,從本質上使其合法化。

通俗地講,就是如果一個人因為貧窮而闖入你的私人財產領地,偷走你的東西,或者搶走你的東西,然後說,這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基本生存需求;那麼在西雅圖市,他就可以免於被起訴。所以,貧困抗辯權也被戲稱為「扶貧」法。本地媒體KIRO 7稱,「倡導者的這個提議涵蓋了除酒後駕車和家庭暴力案件以外的所有輕罪」,據統計可能多達100種。

市議員赫爾博爾德在今年10月份首次提出貧困抗辯權的想法時,稱這是 「防禦貧窮」( poverty defense)。金郡公共防衛署主任坎德瓦爾在談到這一提案時說:當你因為飢餓而「拿」走了別人的三明治,你是試圖滿足你的基本需求——飢餓;那麼作為社區,我們知道不應該懲罰這種行為,這種行為是可以原諒的。該提案的支持者們說:無家可歸的人因為很窮,不得不靠偷竊生活,或在他人的私人領地上搭建帳篷以有足夠的空間居住,而這樣可能會導致非法侵入的指控,所以提案的目的就是給被拘留者找到一個不被拘留的結果。

前些日子,位於西雅圖市巴拉德(Ballard)區的馬修·斯蒂爾(Matthew Steele)理髮店的後門玻璃被一個竊賊用彈弓擊碎。在6分鐘內,竊賊偷走了價值4000美元的商品。店主馬修·漢弗萊稱,這些竊賊會在網上出售盜走的高檔夾克衫和護髮產品,賺些錢。當他聽到西雅圖市立法者的這些說法,和正在考慮的提案將允許人們偷竊物品,不僅是食物或類似的必需品,任何東西都可以偷,只要聲稱出售所得的錢用於購買必需品,或支付租金,就不是犯罪時,漢弗萊表示,他簡直不敢相信。銷贓竟變成了轉賣,雞鳴狗盜成了堂而皇之的入室搶劫。他認為,「這絕對是瘋狂的。」「這是一個有點顛倒的世界。最終的結果,是像我這樣的小公司不得不關門,因為我們無法承受一直被破壞的後果。」

其實如此下去,不僅漢弗萊,其他成千上萬像他一樣的小企業主可能都不得不關門大吉了。因為當一個窮人或者是無家可歸者,或者自稱是窮人、流浪漢的人,能夠搶劫商店並逃脫懲罰時,任何一個小企業主都不可能生存,更不用說盈利,繼續經營下去了。

批評人士表示,貧困抗辯權將為無休止的入店行竊敞開大門。前西雅圖市長公共安全顧問斯科特·林賽(Scott Lindsay)稱,這將為犯罪大開綠燈。這項政策顯然會刺激更多的犯罪和盜竊行為。前西雅圖市議員蒂姆·伯吉斯(Tim Burgess)猛烈抨擊,說這一舉措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信號,那就是市政府根本不在乎城市的這類犯罪行為。

美國《經濟教育基金日報》(《FEE Daily》)在報導這一消息時是這樣評論的:貧困抗辯權基本上會給任何一個可以編織出一段 「感人」故事的人以藉口,讓他們隨意地侵犯或占有他人的財產;激進的西雅圖市議員建立侵犯財產犯罪豁免權的提議,如果成功了,將破壞西雅圖經濟生存所必需的法治環境和個人的財產所有權,西雅圖恐不復繁華。

貧困抗辯權在西雅圖市民中也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市民們紛紛議論,怎麼犯罪者倒成了被保護的對象,成了變相由納稅人養活的群體了。有市民在網上發帖:如果西雅圖市通過了這個法案,能離開西雅圖市的,趕緊走!這個貼被網民不斷轉發。

西雅市議會預計在明年1月還會繼續審議貧困抗辯權這一提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