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漫谈06/20/2020

周末漫谈06/20/2020

聽衆朋友們您們好,又到了周末漫談時間,我是夢梅,我是李青,歡迎收聽!

欸,夢梅這周我們當地的新聞你跟進了嗎?

唉!別提了,天天看看得我心裡可憂心得….你想想以前啊我們西雅圖向來素有”翡翠之城”的美譽好山好水, 在美國可都是榮登前十大最佳環境居住城市之一呀,自從幾年前华州大麻开始对公众开放使用後,華卅犯罪率便年年攀升⋯⋯到今年這疫情爆發時美國第一個武漢病毒病例居然出現在我們西雅圖,隨之一開始最多死亡病例攀升又是在西雅圖,而現在這非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暴乱和抗议漫延全美十七洲,西雅圖居然成为全美唯一被Antifa成功占据的城市。我們西雅圖都成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了!

可不是嘛!西雅圖說是世界首富比尔.盖兹Bill Gates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家园,如今卻成了激进左翼组织Antifa 的安营扎寨之处,聽起來覺得挺離譜的。纽约邮报6月11日发表社评文章的標題就說 “西雅图无法无天, 无政府主义者占领 城市街区” ,西雅图的警察放弃东区警局,Antifa的激进分子占领了国会山Capitol Hill东区警局的六个街区,并宣布為自治区CHAZ Autonomyous Zone。

我們的左翼民主黨州長和市長對極端分子一再軟弱妥協、再加上有推崇馬克思主義和支持Antifa市議員的煽動才使得一開始的抗議轉為打砸搶暴亂、最後演成「起義」的鬧劇,所以西雅圖就成了這次全美騷亂中最突出的代表。

極端分子在佔領自劃的自治区後扎设帐篷,用警察的铁马设置路障,不允许外面车辆进入;還安排手持AR-15半自動步槍的人巡邏,盤查進出那一區域的居民。有商家向警方抱怨,他們需要向抗議者支付費用才能在所謂的「自治區」內經商,居民也被持有武器的極端份子要求出示身份證件,才能進入自己的住所。我都覺得無語了怎麼西雅圖變成這樣呢?

据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报导,西雅图警察局长贝斯特Best在媒体会上表示,自从警察撤出国会山的东区警局后,警察不能進入極端分子佔領的自冶區,911报警中心收到的强奸、抢劫和其它暴力行为的紧急求救比平常增加了三倍” ,幾乎是每15分鐘一通求救電話,贝斯特透露让警察撤出东区警局不是她个人做出的决定。現在許多居民公開宣布打算搬出西雅圖,因為政府無力保護他們!

也就是這樣,川普总统幾次發話要把Antifa占领社区的行动定义为“国内恐怖主义”,他要求华州州长英斯利Inslee和西雅图市长杜肯 Durkan及时解决问题恢复西雅图的法律和秩序。結果他们二人分别在推特上回击川普不要插手华州的事,他们甚至不认为他们的管理有任何问题。令我不能理解的是州长英斯利在媒体会上居然说对Antifa的占领和宣布自治之事不知情,他没有收到可靠信息。據长期调查Antifa组织的记者安迪.吴Andy Ngo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他便指出华州和西雅图的政客们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对Antifa组织的行爲以纵容的态度配合。

我們当地媒体也多次报道西雅图警察局长贝斯特和市长杜肯究竟對抗议者佔領自劃自治区之事如何處理?雖說兩人保持克制未在公众面前面对面地争执,但兩人已多次在回應記者發問時发表了完全不同的看法,市长杜肯把Antifa的占领说成是社区聚会,並对極端份子的行為描述成是“爱国主义行为”。而警察局长贝斯特則對记者說市长她逃避自己作为民选官员的责任,允许極端分子将警察赶出6个街区范围的辖区,被佔領的自冶區被视为“无警察区”已超過一周,警察現今仍无法回应“自治区”内民众对警方的求助。她对目前的局势感到非常愤怒,她只想问题能得到解决。”

我们當地Kiro电视台就報導了上周曰國會山自冶區的一家汽車維修店被人打碎玻璃进入店内盗窃现金和纵火。店主报警数次后没有警察到场。 店主McDermott和儿子自己赶到現場,将火扑灭后制服罪犯。結果因爲没有警察現身现场携带武器的示威者卻威脅他們把罪犯放了,店主顧及自身安危不得已也只能放人,事後警察局长Best 對媒體解释,警察的確接到报警电话,但警察不能進入自冶區只能在一定距离外观察形势確認保沒有危及生命安全的事發生。

的確当前西雅图的警力只有中共病毒和发生Antifa暴乱前警力的60%。很多警察已要求调到其它城市,也有的退休或者直接辞职,主要是警察被妖魔化而且得不到政府的支持。極端份子還呼籲政府削減警察局資金或撤除警察體制….話說到這我就在想沒了法律與法冶是想社會成什麼樣子啊?現在還被困在自冶區的居民和商家怎麼過日子,他們的基本正常生活的權利此時此刻早已被極端份子強行剝奪了,市政府不需要救助他們給他們交代嗎?任慿他們居住環境被強行佔領著?

上週四一名「非裔美國人社區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就公開表示,西雅圖的抗議極端份子們是在盜用「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口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極端份子的人數雖不多但他們混在廣大的街頭抗議者中滋事、煽動暴行,是被人唆使有組織的從事破壞活動。

的確是這周以来各媒体开始起底Antifa 這個组织,Antifa 对于大多数华人比较陌生也不熟悉,大家都纳闷,为什么这些暴力会发生,Antifa是什么?都是什么样的人?美国著名作家、政治活动家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 研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达三十年。他説Antifa 是在1980年代后期于德国重现後渗透到美国來,到了2017 近年来 Antifa的理念之一就是反对右翼的主张,并制造冲突。

是的,他们通过常戴着口罩全身穿黑衣隐瞒身份。他们使用传统的社区组织形式,例如混入集会和抗议游行,最极端的派系会携带胡椒喷雾、刀子、砖块和铁链、擁有武器而且受过暴力训练。虽然他们人数不多,但是他们跟其他共产主义组织的成员联合,或美国社会主义民主人士,有的甚至舆左派工会有关,还有的直接跟民主党有关。他们使用暴力,越多暴力就越多警察,他们就可以乱中攻击警察,然后就说警察暴力,再步步升级制造更多的混乱和无政府状态。

白宫顾问奥布莱恩说 Antifa激进派武装分子越过州界,四處煽动暴力,他呼吁联邦调查局调查Antifa,深入了解这些暴徒。他不希望Antifa 与和平抗议者混为一谈,因為我們與專制國家不同的是和平理性抗議是有权走上街訴求的。

也有媒体报导,极端左翼组织Antifa是共产主义在西方自由势力掩盖下的一个暴力组织,在美国受到由左派律师组成的全国律师公会 National Lawyer’s Guild的支持,簡稱 NLG,此律師公會NLG 倡导“好战和直接对抗”,NLG由福特基金会和美国投资大鳄索罗斯等大型慈善家资助,遍布全国150多个分会由数千名左派律师组成,NLG明确公开地协调法律诉讼和公众活动关系,来支持Antifa运动。NLG律师的联系方式和电话帮助热线常出现在Antifa网站和社交媒体上。

難怪媒体分析弗洛伊德之死只是一个爆发点,Antifa组织蓄意参与抗議者遊行滋事暴動目的主要是针对右派、破坏大选、阻止川普总统连任。想想的确不可思议,可以不要命的不顧當前的疫情去羣聚去抗議遊行,背後究竟是什麼,真是弗洛尹德有這麼大的影响力嗎?!

聽衆朋友们,節目又到了尾声,我们期待下周與您漫谈再見!

Next PostRead more articles